莫理循 / 莫理循与清末民初的中国

娱乐2023/05/17网友21370

本文目录一览:

袁世凯到底签没签二十一条?

二十一条”是日本帝国主义妄图灭亡中国的秘密条款。日本帝国主义趁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欧美各国无暇东顾的时机,1915年1月18日,日本驻华公使日置益觐见中华民国的大总统袁世凯,递交了二十一条要求的文件,并要求政府“绝对保密,尽速答复”。此后日本帝国主义以威胁利诱的手段,历时五个月交涉,企图迫使袁世凯政府签订,企图把中国的领土、政治、军事及财政等都置于日本的控制之下的二十一条无理要求,这些条款称中日“二十一条”,后经中日协商,袁世凯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中日民四条约》[1]”。但须注意的是,“二十一条”不能等同于《中日民四条约》。1922年的华盛顿会议上被废除部分条款。随后条约内容不断被改写,直至1945年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败后彻底废除。

清末的甘肃高台县

1910年3月,高台县东10英里,驼队。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高台县西10里处。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高台县西10里处。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15日,寒冷的初春时节,高台县黑泉乡的百姓。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15日,黑泉(今高台县黑泉)。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15日,距高台县50里的黑泉(今高台县黑泉)客栈院内的车夫。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15日,黑泉(今高台县黑泉)外的农舍。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高台县西10里花墙子红寺庙及瞭望塔。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红寺庙(今高台县罗城红寺坡)的僧人。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1910年3月,红寺庙(今高台县罗城红寺坡)前看到的黑河。英国乔治.莫理循拍摄。

《长安之春》读后感10篇_读后感_名著读后感

《长安之春》是一本由[日]石田干之助著作,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9.00元,页数:243,文章吧我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长安之春》读后感(一):白居易京城买房记。

写在前面:

长安学已成一门学问。无学术底子之人,只是喜欢从历史云海里八一点儿自己喜欢的东西。尽情想象属于自己的长安故事。这篇《白居易京城买房记》,算是最近阅读长安几本书的一个总结。最爱的是他的华阳观岁月,还有昭国闲居。昭国坊时期主要还是因为与武元衡的牵扯。白居易留存的诗文特别多,他对自己的生活、所居多有描述。这也是为何大家喜欢写他买房的原因。当然白居易迟迟未买房,除了金钱原因外,我觉得更多是手里的钱与喜欢的房子不能相对应,因为临近50岁,终于在新昌坊购得十亩住宅时,白居易并没有特别喜欢。虽然竹窗松斋最后也成了回忆的一种意象。但是相比华阳观的苦读,昭国坊的槐花,似乎新昌坊并没有那么耀眼。只是这是我看来。白居易最爱的还是洛阳履道坊的园林,应有十五亩,一半是池子。按照他的意愿改建,竹子莲花鹤,无一不缺。人生最后的十几年,白居易在此安然度过。

《长安之春》读后感(二):做这本书的设计师可以切腹自尽了= =

首先给这个封面设计一万个大差评,就因为这庸俗的色调和随便的设计,害我屡次错过这本书。看了看居然是一五年的书,确定不是零五年遗留在硬盘里的设计稿临时拿出来充数的吗???搞不懂设计师和最终审核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东西,这种配色和设计都能过关,都是自家亲戚所以随便吗?居然还是清华大学出版社的,这个出版社的书我也买了几本,不是这个有毛病就是那个有毛病,真的是自砸招牌,难怪京东就三万关注。

内页纸张和排版一言难尽,最让人火大的是每一章后面的注释,一股子小学生阅读作文理解的既视感。最受不了的是把字体搞得那么、那么、那么小!!!看一会儿浑身难受,眼睛酸痛,恨不得拿个放大镜来看,否则看久了眼睛都要出毛病了。这本书是有多不被待见,翻看时时时刻刻能感受到书页间散发出的应付和敷衍了事,白瞎了这么好的内容,现在就求换个好点的出版社,或者找个靠谱的设计师和编辑,再版。翻这本书真的浑身难受,不吐不快!

《长安之春》读后感(三):站立的长安

日本人笔下的长安有种别样的情致,细细碎碎的,仿佛将要将长安拆解开来一窥究竟。

老先生博闻强识,精通汉文,甚至通读过《全唐诗》。本书乍看来是本闲书,生动有趣,通俗易懂,但却是一本严肃论文集,比如开篇《长安之春》语言清丽,恍若在读日本文学,然而《胡旋舞小考》一文又逻辑严密,考证严谨。

老先生在序中所写:“处当今之时世(1941),却弄些这样无用的文字。我的想法是,关于中国的研究,自有“今日之用”与“明日之用”的区分,明日之用又有十年、二十年后之用。如果不作这些看似无用的研究,学问终难免是沙土上的楼阁。”

在那样尴尬的年代,对日本所谓的“今日之用”,“明日之用”究竟为何,也不敢妄加揣测,但这样治学的态度,着实令人钦佩。

要说缺点的话,那就是虽然书的整体经过精心编排,还是避免不了一些内容的重复,显得有些零散,缺乏系统性,越往后读越有这样的感觉,这也许是个文集避免不了的。不过瑕不掩瑜,读后觉得受益良多,就如同一道开胃小菜,引得人更想去这个朝代大块朵颐。

偶然发现一个可以了解唐代文物的网站——

陕西数字博物馆

《长安之春》读后感(四):能不忆长安!

前两天北京难得的大雪天,朋友圈被刷屏,故宫被挤爆,网上说:“北京一下雪就变成了北平。”满是对帝都雪飘的赞叹。北平是美,而在我心里还有另一处帝都:长安。

我是地道的老西安,籍贯、出生地还有成长都在西安。所以,当一看到《长安之春》的书名,便觉得无论怎样都要买来一观。读完一遍竟有种在春风吹落的一地牡丹上打了个滚的感觉,正是“薰风一万里,来处是长安。”也不知是书写之美,还是是翻译之美,或者是所描写的唐之长安就是大美本身。《长安之春》是日本学者石田干之助关于唐代长安风俗的文章集,题目来自第一篇文章名。文章写得秀丽极了,美轮美奂,让人很难想象这充满感情的描写是出自一位外国人之手,估计翻译在其中也起了作用,译者钱婉约是钱穆的孙女。

磅礴巍巍之势

但长安城本身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能用秀丽来形容。虽然位于关中平原,却在更大地域背景上被黄土地所裹挟,注定是“大风从坡上刮过”的豪迈,再加上盛唐上都的格局和风度,这座城市被赋予的都是磅礴之姿和巍巍之势。比如,书中讲唐代的“字舞”时说到:“要言之,唐代的乐舞规模宏大、场景壮观,数百名盛装美女和着钲鼓管弦的节奏一进一退,迅速换衣构成文字图案”,“至于所说的众多人跳的舞,具体地说少则六十四人,多可达一百二十人、一百八十人,最盛大的甚至有数百人的阵势”。这样的舞蹈规模恐怕需要有相当宏大的舞台相配吧。果然,在另一处看到了互相呼应、互相佐证的记录——今年1504期《读库》上刊登了一篇关于唐代建筑的文章《梦回唐朝》,里面有几段文字,将唐长安城与北京城做了比较:“(唐太极)宫东西宽一千二百八十五米,南北深一千四百九十二米,占地一点九平方公里,约二点七倍于北京故宫。”“最宏伟的是太极宫正门承天门前的横街,竟然宽二百二十米,这恐怕是中国历史上最宽阔的大姐,东西长则两千八百二十米,占地面积达六十二万平方米,甚至超过今天的天安门广场(四十万平方米)。”如此看来,几百人的舞确乎跳的下!时光转到如今,这唐长安的宏大气势即便是在经过了上千年的涤荡、消解之后,依旧留有余味。小时候,我每天骑车去上学,都要经安定门(西门)穿城墙而过。每当到了冬天,清晨时分,天尚未亮,行人几无,骑车到城墙根儿的时候,我总是情不自禁的放慢速度,由远及近缓缓的靠近城墙,那灰色的城墙在一片宁静的暗色中显得无比厚重、沉着与庄严。也就是在这个情景里,这座古朴,充满黄土气息的城市在我心里扎下了深深的根。

莫理循 / 莫理循与清末民初的中国

接纳包容之心

穿过城墙后,沿着西大街一路笔直前行,就来到市中心——钟鼓楼广场。四平八稳的钟楼既有木结构,也有砖结构,既继承了唐宋建筑法则,也吸收了明代建筑技术。闻名全国的美食街“回民街”就在附近。所谓回民街,里面的商户大都是伊斯兰回民。据说早在汉朝时,这里便迎来了西域的商人、使节,学者和留学生,到了唐朝更是络绎不绝,他们因相似的故国背景和宗教文化渐渐聚居在这里。现在,这里依然是西安市最大的回民聚居区。如果说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形成,是一个城市历史上多民族文化融合的有力注脚,那么拥有上千年历史的回民街就是自汉唐以来十几朝帝国之都的长安城作为文化交融中心的重要象征。文化交融,这是《长安之春》的一个重要主题。书中考证了大量唐长安的日常生活和活动,可以说,那时候的长安城简直无处不涉胡!例如元宵张灯——犹记得我们小时候,每到正月十五晚上,家家户户的小朋友都会点上红红火火的灯笼聚在一起开“灯笼会”,热闹非凡,读了书才知道这流传至今的张灯竟是当初西域的佛教风俗东传入中国,并与三元佳节之一的上元节相结合,到唐朝发展至普及与兴盛。还有“当垆笑春风”的胡姬,着线鞋、胡履的大唐美妇人,甚至连一种劝酒的小玩意儿“酒胡子”都是“鼻何尖,眼何碧”的胡人形象,还有数不胜数、被写入了在唐代中国广为流传的重金求宝的主要人物。作者在书中写到:“唐代中国,是一个充满异国情调的时代。开元、天宝以后,这一趋向尤为显著。长安就是滔滔胡风、胡俗的一个中心。”

长安二月多香尘,六街车马声辚辚。

家家楼上如花人,千枝万枝红艳新。

帘间笑语自相问,何人占得长安春?

长安春色本无主,古来尽属红楼女。

如今无奈杏园人,骏马轻车拥将去。

——韦庄《长安春》

我家在长安,能不忆长安!

《长安之春》读后感(五):方家名著

1、读书还是得读方家名著。清华大学出版社和文学博士的译者保证了本书的翻译质量。本书由日本汉学家石田先生在20世纪40年代撰写的一系列小文章编辑而成。从行文风格来看,既有民国时期我国白话文的隽永又有日本人都有的小啰嗦。石田那代的日本汉学家正处于日本帝国大陆挺进期,不同于现在蜷缩在故纸堆的学家,而是在亚洲大陆各地风尘仆仆考察。文章中除资料引用外,亦有考察见闻佐证。2、本书与上一本西洋人所著《撒马尔罕的金桃》相映成趣,从东方人的视角娓娓道来长安城生活的点滴。资料引用来看,多为汉籍。唐诗贯穿也不突兀,确为多年的浸淫之功。该文作者另一大历史背景是莫理循文库的东渡日本。莫理循文库后为东洋文库。其历史意义,诸君可百度之,暂按不表。3、唐朝文化灿烂多姿,其中一个因素为胡风东渐于此时乃为大成。所谓胡风不是以前我以为的游牧民族猎奇心理,而是与汉文明具有同样悠久传承的波斯文明。很多小细节颇为有趣,如唐人传奇或笔记中屡见不鲜的“胡人买宝”的套路,流传至朝鲜和日本,又演变成“女真族买宝”和“唐人买宝”的“狗大户故事”。国力衰竭西域断绝之后,此类故事难见于后世书籍。4、唐时许多风俗今存不多矣。如打双陆、打马球、元宵狂欢节、苏摩遮(乞寒节)等等。很多是印度风物波斯舶来。当然有些对今人影响润物无声。特举两例波斯琐罗亚斯德(又名查拉斯图特拉,对,就是尼采写的那个)教,光明善神叫做阿胡拉?马自达。嗯,日本名车马自达即来源于此。现在流行的Polo衫,其实该叫马球衫。Polo是波斯人对马球运动的称呼。唐史记载,唐皇室热爱的这项运动(例如浑身上下充满艺术细胞的唐明皇),由吐蕃传入汉地。据说藏语中把马球叫做“波卢”。5、读了这些个关于唐朝风物的书籍后,打算找机会再去下陕博,今年去趟日本。多读些波斯文化两河文明的书籍,三五年后去趟中东玩。

李鸿章与八国联军谈判的故事

1900年,李鸿章奉召进京与八国联军谈判。以下是我为你精心整理的李鸿章与八国联军谈判的 故事 ,希望你喜欢。
有关李鸿章与八国联军谈判的故事
9月底,在英、法、美、俄承认由奕劻、李鸿章来担任中方的议和人选后,其他国家也先后表示了认可。谈判开场比较顺利,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场谈判会旷日持久地持续了1年。李鸿章提出两个谈判纲领,一个要驻军长留,一个想赔钱走人;一个妄想解除人家的武装,一个希望商业上给对方些便宜;一个要治罪,一个避重就轻,王顾左右而言它。李鸿章甚至大剌剌地提出要一一个别对谈,以期各个击破。中方提出议和大纲2天后,联军最高统帅瓦德西终于赶到北京,对李鸿章提出的议和大纲,这个武夫却比什么人都精明,瓦德西的态度是“不给予任何的理睬”。

慈禧的问题是绕不过去的,为了确保慈禧不被判罪,李鸿章坚持要在条款上写明“懿亲不加重刑”。这时候“中国国情”四个字起了作用。李鸿章让对方明白,中国人以孝为本,以忠治国,太后为一国之母,千万要尊重。谈判双方几乎在所有问题上都对不上眼。李鸿章要先停火后议和,联军是先议和再停火。联军开出一长串人名要求杀、关、流放和没收财产。李鸿章认为应该严格区分,尽量按太后懿旨加以保护。谈判不欢而散,联军继续西进,并派兵进犯了清西陵和东陵,直逼张家口,向慈禧施加压力。联军司令瓦德西说,如果中国再不提出令各国满意的 决定 ,联军就要进攻陕西,去捉拿真正的祸首!

接下来就是打心理战,慈禧在西安天天心惊肉跳等消息,“以首祸当议己,常悁栗不自安”。她“一日不见京电,便觉无措。然每一见电,喜少惊多,实令胆怯”。11月21日,她电问李鸿章:“列强所索各条是何端倪,曾否见询,有无万不能行之事,……应据实密奏”。她对和谈的态度非常坚决:“大局攸关,款议可成不可败,两害取轻”。

《辛丑条约》签字仪式“全家福”:11 国谈判代表坐左边,清国代表坐右边。后面是各国代表的随从人员。地点在西班牙大使馆。

李鸿章玩的是各个击破,11个国家组成的谈判方,看似阵容强大,其实这次搭的是“草头班”,个个心里都有小九九。俄国想的是东北的肥肉,日、英、美等国对此心生嫉恨。法国关心的是天主教的顺利传播,德国想的是在中国插进一只脚。李鸿章看出他们的同床异梦,在得到荣禄转达的只要保住慈禧什么都可以商量的“示意”后,便积极地贿赂俄国出面斡旋此事。不久,英首相索尔兹伯里就对首先提出惩凶作为议和先决条件的德国人说:“绝对不否认,如果把皇太后牵入这件事情以内,人们将冒着废弃中国整个国家组织的危险,这也是对于欧洲不利的。”

这里联军刚有一点松动,李鸿章赶快给慈禧去电,要求朝廷“丢车保帅,把载漪他们抛出去”。接着,各国公使一致要求,只有中国的皇帝和太后回到北京后才可以开始谈判。而慈禧压根就没有此时回京的想法。谈判又陷入僵局后,李鸿章惯用的策略是“以拖待变”,这一招已经屡试不爽。首先就是“李鸿章病了”。李鸿章的确病了,78岁的老人,又在1895年受过枪击,子弹残留物至今还在眼睛下部留着,又加上连日的劳累,病是肯定的,但是还没有到病倒的地步。久拖以后,转机来了。俄国人在东北准备监理东三省,这引起日、英、美等国极大的不安,他们不再坚持把“严惩祸首”和“两宫回銮”作为和谈的先决条件,而是转向急于开始讨论议和的具体内容。

在1900年西方 圣诞节 的前一天,英国、美国、法国、俄国、德国、日本、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比利时和荷兰11国公使将《议和大纲》交给了庆亲王奕劻,并且要求迅速答复。

看过条款后的李鸿章连连叹息,他吩咐立即原文电奏西安,并告诉发电报的人叮嘱对方,一定要用重笔写成电报稿呈送慈禧。电文传到西安后,引起大哗。所有人都感到条件极端苛刻,无法接受。与此同时,瓦德西也向李鸿章施加压力。最终,由于《大纲》中既没有将慈禧列为祸首,又没有让她交出权力,所以慈禧还是批准了《议和大纲》。1901年1月15日,李鸿章和奕劻遵旨在《议和大纲》上签字画押。知道自己已经时日不多的李鸿章想尽快结束谈判。他代表清廷要求各国早日撤军,但各国的态度是,必须亲眼看到祸首被惩办,必须把赔款的数额定下来,否则决不撤兵。

1901年2月21日又接到了各国要求处死的12人名单,即:瑞郡王载漪、辅国公载澜、庄亲王、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刑部尚书赵舒翘、山西巡抚毓贤、礼部尚书启秀、刑部左侍郎徐承煜、大学士徐桐、协办大学士吏部尚书刚毅、四川总督李秉衡、陕甘提督董福祥。其中除刚毅、徐桐、李秉衡三人已死,载漪、载澜“定以斩监候罪名,如以为应行贷其一死,则遣戌新疆,永远监禁”,董福祥“事缓办”外,其余的人都令自尽或正法。

4月,清廷又收到列强要求严惩的地方官员名单,“牵涉百四十二人之多”,大部分是根据“风闻的证据”列出来的。清廷于4月29日和8月19日先后发布上谕,惩办了96名官员:其中“四人死刑,十一人判死刑,减为永远流放,十三人终身流放,四人监禁终身,二人长期监禁,五十八人永不叙用,二人谴责,二人追夺官职”。慈禧一口气像切瓜一样地杀了自己120多个大臣后,各国关于惩办祸首的风波才逐步平息。接下来,赔款的问题便成了中外议和的关键,这才是各国关心的最终核心。俄国率先提出要求赔偿白银1.3亿两。联军统帅瓦德西在来华前夕,德皇威廉二世于1900年8月18日告诉他要“谨记在心,要求中国赔款,务到最高限度,且必彻底贯彻主张。因为皇上急需此款,以制造战舰故也”。德国提出的赔款大概是4亿马克。此外,法国要求的赔款也多达7千多万两。他们均要求赔款以现金的方式一次付清。

英、美、日等国则害怕过多的赔款压力会削弱中国市场的购买力,从而损害自己的商业利益,因此他们首先需要了解“中国究竟能够偿付多少。”英国的态度是基于赫德的 意见 进行的。赫德认为“中国没有准备金”,所以赔款“不能支付现金”。中国是一个入不敷出的国家,“岁入共约八千八百万两,而支出据说需要一亿零一百万两。岁入的四分之一以上用于支付现有借款的利息;至于亏空或所需用与收入之间的差额,仍然是欠债,因为没有资金偿付它”。他还认为:“最合适的偿付方法”是“各国政府同意接受中国政府保证在若干年内每年分期摊付”。英国人为什么如此仗义?因为赔款要靠增税,中国的海关税如赫德所说:“增加到“值百抽五”,那么赔款问题根本不用增加其他的税,就可以得到解决”。这些增加的海关税到头来还是由列强们,特别是对华第一贸易国——英国的国民来支付的。

终日的忙碌和劳心,李鸿章终于病倒了,他在拜会英、德公使后回贤良寺的路上受了风寒,一病不起。这次李鸿章真的病了,特别是和俄国的谈判几乎熬尽了他太多的心血。1900年,八国联军出兵中国,俄国沙皇以镇压东北义和团为名,大举入侵东北地区。沙皇尼古拉二世亲任总司令,以库罗巴特金为参谋长,调集了17万大军和各种作战物资,分五路向中国东北进军。在俄五路大军大举入侵之下,东北清军一溃千里,俄军仅用两个月的时间便占领了整个东北。从1900年10月俄国对东三省实行 军事 占领开始,到1902年4月中俄《交收东三省条约》之签订,中间经历了一年半的时间。在这一年半的时间中,中俄双方在圣彼得堡,在北京进行了一系列非常曲折、极端复杂的谈判。

只因俄国决意要占据东三省,坚持要同清廷进行单独的交涉。俄军在1900年10月1日占据奉天,然后诱逼盛京增棋签字批准明显破坏了“清国的‘独立’与中国中央政府的主权”的章程。这个章程内容被伦敦《泰晤士报》驻北京记者莫理循揭露,引起了其他列强的强烈反响和责难。英、德两国经过紧急磋商达成了一个原则协议:第一,各国不得瓜分中国的领土;第二,中国的沿海、沿岸全部向各国的贸易和经济活动自由开放。由于感到自己不具备瓜分中国的实力,法国、日本、美国等国均附和了英、德两国的建议。俄国一方面公开否认,当面撒谎;一方面则胁迫清廷全权大臣杨儒签字,以便造成既成事实。杨儒拒绝后,俄国就向李鸿章施压:如果中国“听各国谗言,不愿立约,则东三省必永为俄有”。

李鸿章已经开始咳血了。他吐血已经吐到了“濒危”的程度,在生命的最后时间里,李鸿章已没有精力面对面与洋人再论短长了。李鸿章躺在病榻之上,指挥着下级官员把损失降到最低点———从一开始提出的10亿两白银降到4亿5000万两,分39年还清,年息4厘;4亿5000万两,是对4亿5000万中国人所定的数字,“人均一两,以示侮辱”。李鸿章接受了这个侮辱。

5月1日,列强们发表了一个 报告 ,各国要求的赔款总数为“六千七百五十万镑,或四亿五千万两左右的银子”。所有国家的最终报价都远远超过了他们实际的花费和损失。5月11日,奕劻、李鸿章“接受四亿五千万两为赔款总额”。5月26日,清廷电告奕、李二人说:“各国赔款共四百五十兆,四厘息,著即照准,以便迅速撤兵。”1901年9月7日,李鸿章、奕劻代表清廷与11国代表正式签订了《议和大纲》的“最后议定书”,简称《辛丑条约》。

在9月7日《辛丑和约》签订前后,李鸿章与俄使及维特代表波兹德涅耶夫进行了频繁的接触。11月7日,李鸿章在俄人的“恫吓催促”下病死,“闻薨之前一点钟,俄使尚来催促画押”。李的病逝,对俄国财政大臣,负责俄国远东铁路建设的维特来说,颇有兔死狐悲之感。他“这时才发现,一切都需要从头开始,因为随着失掉了李鸿章与许景澄,不仅我们一派已经完全没有台柱子了,而且在中央的最高当局中,看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勇敢地负责与外国人办理交涉”。

大清重臣李鸿章油尽灯枯,走了。这一天是1901年11月7日。
慈禧听到李鸿章去世伤心的原因
李鸿章是晚清名臣,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李鸿章与庆亲王跟八国联军签订《辛丑条约》,慈禧终于能带着光绪皇帝离开窝了一年半的西安,前往北京。慈禧太后心情大好,跟这个搭搭话,跟那个聊聊天,还很好奇地观察着西洋 乐器 。突然一个人大叫着太后、太后,不顾 礼仪 奔扑在太后跟前,递上一纸电报:

镜头开始晃动,本来满脸欢喜的慈禧还没看完,便已呈崩溃之态,颜色大变,歪歪斜斜地朝火车车门奔去,几次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扶住一根柱子,才没出事。到了车厢之后,两行清泪留下脸颊,不停地抽泣。隔了一阵,让李莲英宣袁世凯上车。然袁世凯进来之后,她却半天没有反应,直到李莲英叫了两声太后,袁世凯来了,才慢慢转过头,一字一顿地朝袁世凯说,李中堂过世了……

这当然有些艺术加工,实际情况是如何呢?

梁启超六万五千字的《李鸿章传》,作于1901年,即李鸿章去世当年。其中写到,“遂瞑焉长逝,享年七十八岁。行在政府得电报,深宫震悼。”又转录光绪皇帝奉慈禧懿旨所发上谕,“遽闻溘逝,震悼良深”。

震悼之义,为惊愕悲悼。说明慈禧与光绪,都觉得李鸿章死得太突然了,他们一点准备都没有,听到消息,悲伤不已。

而《清史稿李鸿章传》是如此记载的,“积劳呕血薨,年七十有九。事闻,两宫震悼”,用的,亦是震悼一词。显见,光绪的上谕,已定了调子,朝廷的态度就是“震悼”。

那这二字背后,慈禧太后是否亦如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伤心、流泪甚至崩溃呢?

其实我们不如来说说,电视里那样演,合不合理?我觉得是合理的。

首先,此乃人之常情。一个经常在身边转悠的人突然就死了,哪怕他年事已高,早就得病,知道迟早会有这样一天,消息传来之时,仍会莫名难受。慈禧太后也是人,哪怕她杀人不眨眼,不代表她对所有人都是铁石心肠。

其次,慈禧太后与李鸿章,共事几十年。一起经历了清朝中晚期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从国内的起义到外国的侵略;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李鸿章替清朝的存续与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作为中兴名臣,他们的关系,俨然已超越君臣,甚至可以说有些友情了。朋友去世,能不悲伤?

再次,我想很多人一定会觉得,慈禧太后就算伤心,也是悲伤于以后没有能担大事的人替她补捅下的那些娄子了。没人给他们做挡箭牌了。

相关文章